当前位置: 主页 > 奇闻怪事>>正文
2017-09-19 16:04 来源:网络整理

【怪谈集】鬼节乡间村寨里被人遗忘的奇闻怪事(下)

  有哲人曾说过,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,因为无论是这条河还是这个人都已经不同。

  直到前两年我妈去世的时候,我才再次回到了那个故乡的家,那时候生活和记忆中的片段在脑间天翻地覆。自己常年在外的生活和那时候已经两样,究竟有什么不一样呢,自己始终也没能真正明白。

  难能地有种从来都不属于这里的错觉。现如今我也不一,究竟赵白又会变作怎样。我想。

  刚踏上故土就有熟人迎来。

  “大壮,你回来了!”迎面走来一个瘦弱的老头,皮肤黝黑,穿着简陋。

  “是啊。”我笑脸迎人,实际上早就忘了是谁?

【怪谈集】鬼节乡间村寨里被人遗忘的奇闻怪事(下)

  “没忘了我吧,我是阿白他爸呀。”他的笑带着一副难得的慈目,我这才想起原来他就是赵白的爸爸。

  “好久没见了吧。”他又说道。其实他也明白我回来的目的。

  “嗯,伯伯好。”

  “回来就好。”

  因为我妈这人原本就比较恋乡,所以在癌症去世之前就说过如果死了就一定要把她葬在这个寨里。其实对于回来的事情,我是挺排斥的。不过后来还是觉得这样不坏,自己四十多年前的芥蒂,或许趁这个机会可以解怀。

  “伯伯,赵白呢。”

  于是赵白的爸爸指了指远处寨上最新的那个三层小洋房。